出彩2018丨洛阳市西工区大爱养老服务中心:贴心照料 让老人在此

  □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记者 程慧娟 通讯员 符婉冰 葛超/文 记者 张欢欢/图

  和传统的养老机构不同的是,在洛阳市西工区大爱养老服务中心(以下简称“大爱养老服务中心”)里,老人不仅能得到健康及生活方面的照料,更能通过参与手指操、折纸、舞蹈、康复锻炼等活动,延缓身体各项机能的退化,使老人在这里快乐养老、健康生活。

  8月28日9:30,大爱养老服务中心的一间活动室里,一名工作人员正在领着老人们做一套手指操。

  “叔叔阿姨们大家把手伸出来,我们先来掌心相对,把手掌搓热……”在工作人员的示范下,十余位老人跟着节拍认真做着每一个动作。这套手指操有十余个动作,老人们都已熟练掌握。

  一套手指操做完,老人们一人领到了一张数学题,上面是简单的两位数加减法,一一做完这些题,工作人员又领着老人们到旁边的思维训练室,通过益智玩具来做一些小游戏,时不时引得老人们一阵欢笑。

  大爱养老服务中心门前挂着一张时间表,上面像课程表一样写着每个时间段的安排,每天有体检、手指操、数学运算、折纸、黑白棋、康复活动、舞蹈、餐前体操等十余项活动。而在两年前,工作人员每天仅是组织老人们参加唱歌、看书、跳舞等团体活动,提供一些照顾老人吃饭的基础服务。

  2016年8月,大爱养老服务中心主任朱滢前往日本的日间照料中心学习经验。这一趟,让她大开眼界,开始重新思考养老服务中心的定位。在日本的日间照料中心,对老人的生活起居照顾只是最基础的服务内容,更重要的是通过一些活动和思维训练,来延缓老年人大脑机能的退化速度,提高失能、失智老人的生活质量。

  因此,朱滢把自己在日本“偷师”的经验,原原本本搬了回来,开发了一系列“课程”,引导老人参与,形成了一套快乐养老服务体系。朱滢也渐渐发现,经常进行思维训练的老人,思维一直清晰敏捷,尤其是患有阿尔茨海默病(俗称老年痴呆症)的老人,病情的恶化程度明显减缓。

  除了一系列思维训练课程,大爱养老服务中心还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,老人在这里能学学二胡、合唱、书法,老有所为,老有所乐。

  今年71岁的钟传惠是大爱养老服务中心的常客,她家住在紧邻的小区,服务中心开设以来,她几乎天天都会过来,在活动室里和老人们一起参加活动、聊天解闷儿。虽然不是这里的托管老人,但工作人员对她也十分照顾。“这里冬暖夏凉,还有老人们一起做伴,比家里舒服多了。”钟传惠说,除了照顾中心里的老人,平时工作人员还会主动帮助打扫她家所在小区的卫生。

  朱滢介绍,大爱养老服务中心对社区所有的老人开放,还免费提供上网、读书、下棋、打牌、书法、心理咨询、热水、空调、保健知识等服务,平时每天都有五六十名老人常在这里休闲,成为老年人的温馨港湾。

  在大爱养老服务中心的一件活动室里,密密麻麻悬挂着许多面红色锦旗,其中一面写着“不是儿女胜似儿女,贴心照顾和蔼可亲”,送这面锦旗的孙景兰,也是这里长期托管的一名老人。

  今年81岁的孙景兰,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近2年时间。她是一位独居老人,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症,还有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等多种老年病,因为患病导致记忆力、智力有所下降,她经常会忘了吃饭、吃药。托管到大爱养老服务中心之后,每天有专人照顾她按时吃药,再加上一些思维训练,病情并没有太大恶化。锦旗上的那句话,是她常夸这里的工作人员的话。

  程利霞就是负责照顾孙景兰的工作人员,每天她都按时按点给孙景兰端水送药,定时给她注射胰岛素。她负责照顾的几位老人都需要长期吃药,什么药要空腹吃,什么药要吃些饭再吃,她都记得一清二楚。每天早上上班,只要没见到孙景兰过来,程利霞都会打个电话问问情况。有时到了饭点还没见到孙景兰过来,她还主动把饭送上门去。

  一次,程利霞一早给孙景兰打了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,心里十分不安,放下电话她就连忙往孙景兰家里跑,直到敲开了门她才放下心来,原来孙景兰只是没听到电话漏接了。程利霞说,对一些上了年龄的独居老人,工作人员都会格外照料,以防他们发生意外情况时无人知晓。平时她和老人的子女们也会经常联系,老人有情绪波动或是身体不舒服,她都会及时告知老人的子女,希望他们能多给予老人关心。

  大爱养老服务中心目前有5名工作人员,他们都通过培训考试拿到了护理员证,学习过紧急救护知识,可以为老人提供吃药、注射胰岛素等简单的医疗护理,中心还备有急救药品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虽然每天规定的是下午6点下班,但程利霞和同事们从来没有按时回过家,总是等到所有的老人都吃完晚饭回家之后才离开。所做这些,他们从来不求老人们的感谢,“只要老人们能够健康、开心,就一切都值了”。

  一直以来,很多高龄老人洗澡一直是个问题,自己在家洗,没有人帮忙,在外面洗,花钱多又十分不方便。尤其是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,一年洗澡的次数少之又少。

  为了方便这些老人洗澡,大爱养老服务中心专门设计修建了老人助浴中心,浴室里每个淋浴下面都有防滑垫、带扶手的椅子,墙上也安装有扶手,还安排有男女各两名工作人员帮助老人洗澡,洗一次澡只需要8元钱。为了方便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洗澡,该中心还斥资购进了全自动洗澡机,老人躺在里面就能很快把身体清洗干净。

  朱滢介绍,老人到这里洗澡,每个人都要先建立健康档案,测完血压,必要时用吸氧机吸吸氧才能进入澡堂洗澡,工作人员会帮助他们换衣服、搓澡,来这里洗澡年龄最大的老人已经92岁高龄。

  今年61岁的杜勇,因病导致偏瘫多年,虽能拄着拐杖走路,但很多事都没办法自己做。有了助浴服务之后,他两三天就要过来洗一次澡,在助浴员的帮助下洗得干干净净。说起助浴员们的服务,他伸出大拇指,用含混不清的话努力说着:“好得很!好得很!”

  朱滢说,失能、失智老人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,一位老人生活不能自理,可能会影响两个家庭,有些老人甚至是家庭无法护理的,请护理人员每月的费用也是沉重负担。这些年,她和团队成员一直想方设法做好各项服务,提升硬件水平,减轻家庭的负担,让老人们在这里获得快乐、获得健康、获得尊严。她更希望,政府能够给予社会养老机构更多的政策优惠,借助社会团体、公益组织的力量,加强老年服务业的建设,创新建立对失能、失智老人的护理补贴制度,多一些能为老人提供医疗、养老、康复、护理于一体的服务机构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nci-israel.com/xigongqu/892.html